,专注于执业资格考前辅导!Tel:
  • Facebook泄密门:大数据、班农主义与“通俄门”

  • 发布时间: 点击次数:   在线客服
  •   大数据、班农主义与“通俄门”

      孙兴杰

      Facebook的市值一夜之间缩水好几百亿美元,其创始人扎克伯格的个人资产也缩水70亿美元,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泄密!Facebook的5000万用户的资料被侵入和利用,一家叫作“剑桥分析”的公司使用这些信息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,这家公司是SCL集团的子公司,而SCL专门为世界各国选举提供服务,其业务包括美洲、非洲和欧洲。这一消息披露之后,人们似乎理解了为什么特朗普不被主流媒体看好,却能够打败希拉里,原来他手中有选举政治的“核武器”。这也让“通俄门”的调查可能会出现方向性的调整。

      值得关注的是,已经离开白宫的班农去年收入的一半(50万美元)就是来自于剑桥分析这家公司,也就是说,作为特朗普竞选的主要负责人,班农背后是一家主要从事信息分析的公司。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募集的资金远远比不上希拉里,但是却实现了最有效率的政治动员。与传统的选举专家的粗放“作业”不一样的是,剑桥分析将美国的选民分成了32个类型,选举的广告可以进行精准投送,也就是通过信息轰炸,改变选民的心理以及投票的行为。剑桥分析的主要任务就是通过研究、数据、分析来改变行为方式,服务于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客户。

      特朗普当选本身就是这家公司的杰作,其创始人尼克斯在不同的场合都进行了宣传和吹嘘,据说,美国国务院和五角大楼也与这家公司有合作关系,主要是反恐等目标。当媒体开始披露剑桥分析用了5000万Facebook的私人账户的信息之后,Facebook的黑色时刻就来了。不仅股价暴跌,也牵扯到Facebook涉嫌卷入到政治风暴,甚至是“通俄门”调查的主要对象。此前,特别检察官穆勒已经查到,俄罗斯的机构和组织通过社交媒体,设立虚假账号散播消息。而剑桥分析通过Facebook账号的“入侵”行为,比此前俄罗斯的虚假账号不知高明到哪里去了。这件事情也让Facebook的用户意识到,在互联网的空间中,个人隐私就是个笑话。2007年~2014年,Facebook允许第三方的APP开发者可以提取用户的个人信息。剑桥分析的研究人员中也有出生于俄罗斯的,而且同时为圣彼得堡大学工作,更玄乎的是,剑桥分析也与俄罗斯有业务联系,比如说有巨头“卢克石油”,至于说剑桥分析与克林姆林宫有没有直接的联系还没有确认。美国的媒体已经发挥想象力了,克里姆林宫才是剑桥分析背后的“东家”,而现在国务院和五角大楼还要跟剑桥分析合作,岂不是美国外交与安全的灾难呢?

      剑桥分析的母公司叫作SCL,其前身就是战略传播实验室,其理念就是可以通过分析或者技术手段控制人的心灵。只不过在美国,这家公司一直没有什么名气,这一次特朗普胜选,它也跟着火了。一是班农与这家公司过从甚密,二是特朗普曾与这家公司的人员有过接触。“通俄门”调查了很久,但是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特朗普和俄罗斯有直接的联系,而特朗普和普京之间的确是惺惺相惜,普京当选之后,特朗普打电话道贺。

      剑桥分析这家公司跟Facebook不一样,借着新闻的爆点可以充分地宣传自己,只不过把扎克伯格给坑了。小扎打破了五天的沉默,接受媒体采访,发表声明,俄罗斯世界杯直播视频,声称“辜负了用户的信任”,承认这件事情对用户们造成了伤害。而那个最可能哭的人就是希拉里了,只不过,希拉里也要怪自己,思维太传统了, 在一个大数据的时代,她还生活在报纸和电视的世界里。特朗普虽然年龄也不小了,但是思维比较活络,尤其是用了班农这个引领民粹主义风潮的人。

      班农对于特朗普的贡献不仅仅在于将这个地产商推向了白宫,也在于将一套非传统的理念变成了政策,虽然他已经被赶出了白宫,但是班农的理念反而成为白宫的主流。简单来说,特朗普主义就是班农主义的节选本,班农从不忌讳自己是个民主主义者,强调美国优先,甚至有非常强烈的种族主义色彩。“通俄门”的调查越来越变成了为什么特朗普能够当选的问题,换句话说就是为什么特朗普能够成为黑马?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多个人被认为与乌克兰的大选有关系,马纳福特等人为乌克兰竞选提供建议,剑桥分析的丑闻传出之后,则让“通俄门”的调查更具有了指向性,也就是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的一些人并不是“背叛”,而极可能是将特朗普视为一个新的客户。从这些蛛丝马迹背后似乎隐约看到一个新的政治秩序。那就是由数据构成的世界中,一些组织和公司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分析,研究人的意识和思维,也就是一直被人所讨论的“信息战”,曾经信息战通过有形的手段,现在足不出户就可以做到。

      从战略上来说,“通俄门”含义的转变是明显的,在新的战争和博弈形态之下,美国是不是已经落后了。克里姆林宫成为“通俄门”的映像,符合美国人的思维,尤其是类似“白宫陷落”的想象。而剑桥分析也会夸大自己的能量,将特朗普当选的功劳揽到自己的名下。班农与这些公司之间的紧密关系,更是平添了浓浓的阴谋论,特朗普总统到底是谁的总统呢?

      大数据制造了新的政治空间,这个空间对于美国的政治,尤其是200多年前制定的宪法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挑战。总统以及自媒体创造的直接动员的方式和途径,加上类似于剑桥分析这样将选举视为生意的公司,美国政治陷入了迷乱之中。“通俄门”已经不仅仅是特朗普一个人的问题,而是美国政治在新的时空范围中如何重构的问题。技术对政治的改变,有时候是极其剧烈的,因为它改变了人的生存状态和思维状态,世俗政治秩序面临的一个终极的难题,那就是一帮俗人如何实现幸福。

      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 -->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