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专注于执业资格考前辅导!Tel:
  • 老总去世亿万家产全给养女,亲儿子得副破手套

  • 发布时间: 点击次数:   在线客服
  • 别墅外的茉莉花瓣雪白雪白的,白得耀眼,白得惊心,白得如病床上老总父亲那苍白的脸庞;

    茉莉花蕊散发出阵阵怡人的芬芳,与别墅里浓烈的中药味混织在一起,令人作呕。

    万庆元西装革履,低垂着脑袋站在别墅外,手里握着父亲给自己的那副破旧手套,恨不得把这幅手套揉成齑粉!他咬牙切齿,目光冰冷地注视着别墅里进进出出的亲友们,他一个都懒得搭理!

    “庆元,爸快不行了,你去进去看看吗?”张静宸探出脑袋,朝万庆元招呼着。

    “不去!”万庆元瞥了一眼张静宸,肺都快气炸了,这个长相甜美,嘴巴更甜美的女人,在父亲重病期间不知道对父亲做了什么,以至自己的亲生父亲把亿万家产全部给了她这个养女!

    自己这个亲儿子,只得了一副不知道这个黑心的女人哪里捡来的破旧手套:“你是他亲女儿,我是他捡来的,从今往后,我再也不踏进万家一步!”

    万庆元把手套一把甩在地上,头也不回地走了,走得十分洒脱和不羁,走得不带走一丝尘埃……

    万庆元也不去公司上班了,他继续他花天酒地的生活,没钱了就找亲戚朋友借,借不到了就卖收藏品,卖光了可以卖的,他把父亲留给自己的两套房子也卖了,没出几个月,他就花光了手里的一分一厘,躺在自己自认为最好的朋友家里混吃混喝。

    “庆元啊!”万庆元最好的酒肉朋友黎文武叹了口气,把一瓶酒塞到他怀里:“兄弟真的没办法了,你也看到了,一家老小等着我赚钱养家,您还是别处高就!”

    “你说什么?”醉醺醺的万庆元怒火攻心,一把抓住黎文武的衣领:“你也赶我走?”

    “兄弟!”黎文武轻轻一甩就摆脱了万庆元无力的手臂:“我不是说了,www.2325.com,我也没办法啊,家里等着我开销呢,我不可能白养你一个闲人吧?”

    “好,好,好!”万庆元失魂落魄地走出房门:“你记着,从今往后,你我再也不是朋友!”

    万庆元头晕脑胀地走在马路上,竟想着就这么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,他哭了,蹲在路旁号啕大哭:“爸啊!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啊!”

    自那以后,再也没有了万庆元这个人,严格来说再也没有了万庆元这个花花公子,城里多了一个混迹在一堆乞丐群里,双目呆滞,有手有脚,姓万的年轻乞丐……

    冬去春来,整整5年过去了,他衣衫褴褛,肩上背着一个破布袋,头上戴着一只旧獭皮帽,没有顶子,圆圆的仿佛—个大脸盆,罩住他的脸,他无脸见人,无脸见曾经的亲朋好友,

    分享到: